FIONA

混足球同人圈的一只小透明。

[授权翻译]the dice was loaded from the start

By bleedingdaylight

处女翻,可能有很多翻译得不大好的地方,.⁄(⁄ ⁄•⁄ω⁄•⁄ ⁄)⁄欢迎指正出来。还有,这里手癌晚期(ÒωÓױ),欢迎捉虫~

------------[正文]------------

[一]

这件事还得从全队乘坐航班从保加利亚飞回时,Toni累倒在James肩膀上睡着了开始说起。皇马又赢下了一场欧冠,全队上下充满着欢乐的气氛,但飞机上的旅途实在太过无聊(尤其是Sergio那令人聒噪的声音还一直唱着典型的弗拉门戈歌曲时),所有人都巴不得早些睡着。

Toni今天准备继续练习和 “足球”相关的西班牙语(一直都是这样),当磁带要求跟读时,他就张开嘴傻傻地读着。Toni对自己的西班牙语感到很无奈,他奇怪的发音不时惹得James咯咯地发笑。磁带的内容有时让他感到十分费解,虽然有些在踢球时他经常听到,可他毫无印象。他只好捅了捅James,问问他那像西班牙语又像英语甚至德语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James耐心地给Toni反复读着,直到他觉得别人会懂得Toni在说什么而不会去笑他那奇怪的口音为止。

飞机已经飞了一个半个小时。James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右肩上,他转过头去,却发现了一个毛茸茸的金脑袋,是Toni。睡着的Toni微微张开了嘴。多可爱呐。James轻轻笑起来。球场上的Toni总是板着脸,哪像现在这样。作为球队上“驱动器”,Toni身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他应该像现在这样,放松放松他那时刻紧绷的神经。

“哇为什么他这么可爱呀?”James听到身后有人说。他微微侧了侧头,避免吵醒Toni。James刚将视线从Toni身上移开,就看见了后排做着鬼脸的Marcelo和Cristiano。Marcelo向他举起了杯啤酒,而Cristiano则手拿着手机,乖巧地向他眨了眨眼。在两个月的相处后James已经完全不相信这位葡萄牙巨星会安什么好心,尤其是当他和Marcelo在一起时。他们在一起时总会整出一些糟糕透了的恶作剧——好吧他们两个在一起时从来就没什么好事。

James转过身去,真是懒得理他们。他有听到类似手机照相的声音,但他觉得那只是他的幻觉,就算真的是,他也不想去管。

当Sergio在Whatsapp收到Marcelo和Cris的消息之后开始疯狂刷屏之后,James觉得他真是太单纯了。他打开手机,看见了一张照片——从座位之间的空隙刚好可以瞧见他直勾勾地盯着Toni毛茸茸的脑勺。而标题上则大大的写着“当心啦Greth和Cris!我们俱乐部又有一对新基友啦!”后面还跟着一千个讨厌的腻歪的吻。

James的脸气得通红,这都是一群怎样的队友? “我真是恨死你们这群人了!”James飞快地回复道。“嘿你怎么能忘了我们之间的爱情?”Chicharito调侃道。他甚至发了一首毫无诗意的三行小诗和一个猥琐得不能再猥琐的表情来突出现在的他有多么地心碎。有人被他逗乐了。“最好的莫过于做个爱爱再生个宝宝吧!”凑热闹的Arbeloa厚着脸皮地发了这样一句话。James看到后在自己的座位上愤怒地瞪着他,他相信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那Arbeloa就已经死了一千次了。

但不幸的是James长着一张娃娃脸。瞪眼的James对Arbeloa毫无杀伤力,他看到后只是哈哈大笑,因为James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刚刚吃了颗超级酸的柠檬而已。

James将自己的电话调至免打扰模式。他真是恨死他的这一群队友们了。他赌着气想要睡着,好不去理睬这些人。

后来当他看见Cris和Marcelo贴了另一张他和Toni的照片——这次是他的头在Toni的顶部,James觉得自己都快有些疯了,因为他竟然有那么一丢丢的满足感。

“我根本不喜欢他。” James用力地推了一把Cris,试图让他相信自己。但Cris装作没有听见,没错他一点都不相信。这样做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James真的傻傻地那样做了。

“啊是的。当然了。”Cris用“一副我都懂”的表情冲着James眨了眨眼睛,James急得脸涨得通红,想要辩解什么。“他们都会这样说。”等不及让他辩解,Cris又说道。

James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他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真是恨死你了!”接着他就气鼓鼓飞奔向了飞机出口通道,哦抱歉他好像忘了那些等在外面的狂热球迷们。

 

 

 

[二]

魔鬼训练让James想要立马回家,然后他就可以懒懒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想要泡上一个长长的热水澡,来放松放松,就像很多次激烈的比赛后他所做的那样。

当他洗完后走进更衣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最起码有一半以上的队员已经走了。“机器人”Cris刚刚从球场上走进来,他通常都会给自己加训一个半小时。刚开始James并不理解他这样做的意图,后来才明白这只是他的工作方式罢了。而Toni还在更衣室里面。此时他将浴巾随意缠在腰间,水滴从他湿漉漉的头发中顺着身体完美的曲线往下流淌。James突然觉得他有些口干舌燥。

Karim肯定已经走了。因为他的更衣柜已经整理干净了,他的裤子袜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里面。James默默地走到Toni身边,尽量避免同Toni有肢体接触,他知道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此时的Toni充满着诱惑力。James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操自己真是疯了才会去找Toni,现在完蛋了。James甚至开始去想象他们身体缠绕在一块的场景……天哪,看在上帝的份上,James恳求自己能够保持淡定而不硬 起。他是个23岁的男人了,而不是一个在青春躁动期的毛小子。

当James正手拿内裤的时候思考时,他听到有人清了清嗓子。他抬头,看见Toni正红着脸盯着他,“呃那个,我想我的衬衫掉在这儿了。”他的眼睛在地板上的衬衫与James之间来回闪动,极力掩饰着尴尬。

James看了看手中自己的内裤,他完全愣住了。Toni看到后眼睛慌乱地四处乱瞟,他的脸变得更红了。James在弯下腰替Toni捡起衬衫时听见了Toni喉喽里发出了嘶哑的声音,这时他才意识到他的队友看见了他的光屁股。

简直是羞死人了。James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捡起这件差点破坏掉他和队友之间正常关系的衬衫,并将他飞快地丢给了德国人。他发誓他从来没用这样快的速度穿过衣服,甚至快过了在一场和玻利维亚的友谊赛后他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的陌生的床上醒来,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所谓的“男朋友”说发生过所谓的“一夜情”之后穿衣的速度。他低下头,以在球场上冲刺的速度飞快地冲了出去。

当他上车后翻开手机时,James拼命忍住自己想要砸手机的冲动。

“我觉得我们应该制定一个不许在更衣室内搞的规矩。”Cris上传了一张自己和Toni对视的照片,而照片上的自己接近半裸。“操 你们的。我为什么会加盟一支像这样的球队?”James回复道。他真的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样一群队友?

 

 

 

[三]

在赢下与巴列卡诺的比赛后,每个人都有些兴奋。比赛后Sergio又在更衣室内大声唱着弗拉门戈歌曲。James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抱怨他聒噪的歌声,特别是今天Sergio为俱乐部献上了自己的第40粒进球。说实话,他甚至和一直大喊“James的屁股最性感!”的Sergio一起唱跳了起来。其实这是个并不好笑的笑话,但不管怎么说James还是笑了起来。

然后Cris领着所有队员一起去了某家酒吧,他认为没有比这更棒的事了。“如果你是俱乐部主席,你会天天让球员们去做这个吗?”Greth笑嘻嘻地问他。“滚吧你。不过我还是想说,是的。”Cris厚着脸皮笑了笑,顺便宠溺地拍了拍他的头。疯狂的Sergio甚至还想邀请老板和他们一起狂欢,但老板拒绝了,因为他已经答应他的妻子晚上回去一起享用晚餐。为此Sergio整整失望了2分钟,可在Isco递给他一杯啤酒后,他就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他还是那个充满精力的疯狂的Sergio。这一切让Iker感到无语。

“嘿我们这个赛季还没结束呢。我想你应该知道,对吧?”Iker一脸嫌弃地看向Sergio,“我知道这周国际性的比赛已经完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喝得酩酊大醉。”

Sergio向他最好的朋友——此时严肃的队长眨了眨眼睛,“Iker,曾经的你是多么地风趣,”他抱怨道,一把搂过守门员的肩,向吧台走去,“可现在的你真是无趣极了,就像个禁欲的老爷爷。”

“我不是老爷爷!”Iker无力地反抗道,“我敢保证现在的你和23岁的你的差距就只有那当年那可怕的发型了。哦上帝请原谅我。”

“你是对的。但我的长发一定是你所见过的发型中最帅的一款,所以,滚蛋吧你。”Sergio的一番话让队长不知该说什么。“如果你感到无聊,那就一起来喝啤酒吧。”说完,他挑衅性地挑了挑眉。

Iker翻了翻白眼,“我有说过你跟你23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吗?哦我为我说错了话感到十分抱歉。因为你简直就是个5岁的小屁孩。”

James把玩着啤酒杯,傻笑着看着自家队长队副斗嘴。他的酒量并不好,而Toni却正好相反——此时他已经开始喝第3杯啤酒了。而你要知道的是,他们才刚刚来到这个酒吧15分钟。James指着Toni因为酒精而发红的脸,哈哈大笑起来。

“抱歉。”Toni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当我还在德国踢球时,每当我们赢下一场艰辛的比赛后,我们都会像这样喝酒庆祝。”

James随意挥了挥手臂,“这很棒啊!”他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你酒量这样好。要知道,你看起来并不像酒量很好的样子。”

Toni耸了耸肩,笑笑,“我可是德国人哪。”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James继续把玩手中的玻璃酒杯,而Toni继续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啤酒。James忽然听到一首歌,那首歌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在国家队时,他经常和队友在大巴上合着它一起跳舞。

“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当James忽然开口道,Toni惊讶地看向他。“在我们那儿,人人都喜欢伴着这首歌跳舞。”James解释道。

“那么,你想跳舞吗?”Toni面带微笑,问道。James对他的邀请感到十分惊奇。或许是酒精的原因使得平日里害羞的德国人话多了起来。毫无疑问,James不可能拒绝他的邀请。

“当然了。”James笑道,然后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他们一同走出去,挤在那些穿得花里胡哨的人中傻兮兮地跳起舞来。James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部童话电影,一切美好的事情来得都太突然了。James熟练地扭动起屁股来,他和稍显尴尬的Toni一起嬉闹着。他嬉皮笑脸地靠向Toni,伸手搂住了他的屁股。两人在音乐中一起乱晃着。Toni傻掉了,他看着James的手,有些手足无措。 James大笑着,手随着音乐的节奏上上下下来回游走着。有人吹起口哨,他才懒得管。而傻掉的德国人此时正跟着他的脚步僵硬地傻傻扭动着。

舞蹈结束后,James感到一阵恍惚,他有些飘飘欲然。他无法想象刚刚他的手竟然放在Toni臀部。尽管他跳得很嗨,可James觉得Toni并不开心,所有的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们走出舞池,回到座位上,而Sergio正奸笑地站在那儿等着他们。James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看看你们的手机吧?”Sergio带着难以捉摸地笑容看向他们。Toni和James不安地翻了翻手机,当他们明白他的意思后,他们感到十分恼怒。

Sergio在群里发了一张两人跳舞的照片,还说道“两个被欲火焚身的人。”照片上James放在Toni臀部的手尤为引人注目,而他们两个看起来比实际上要亲密得多——他们看起来像是在接吻。

聊天消息提示不断闪烁着,大多都是关于一些赌注的输赢。“愿赌服输啊,Modric。不过单单一百欧元而已。”Greth用Cris的手机发道。而Chicharito则说自己遭到了背叛,他完完全全就是个悲剧。

James简直恨死他的这些“朋友们”了,他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去和他这群不正常的朋友相处,抱歉他真的做不到。

“我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他们就是一群白痴。”James告诉Toni,而后者大笑起来,脸上浮起一片若隐若现的粉红色。“特别是Chicharito。他总喜欢开这些乱七八糟的玩笑。”

Toni耸耸肩,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直到两人同时开口,“想出去走走吗?”

James和Toni相视大笑,在确保没有队友悄悄跟在跟在他们后边后,两人偷偷地溜了出去。James伸手搂住了Toni,但谁也没有说什么。

 

 

 

[番外]

在第二天训练开始前,Cris翻了翻手机,然后他张大了嘴,惊呼,“我的天哪!我的眼睛肯定出问题了。”

“啥?”Marcelo问道。他走到Cris的身边,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Cris依然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他的手机依然紧紧握在他的手中。他木然地将手机递给了Marcelo,Marcelo看完后吓得直接把手机丢在了地上。“卧槽!这不可能是真的,对吧?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Cris还在低声地絮絮叨叨,Marcelo喊了喊正在和Iker谈话的Sergio,显然对方有些气恼Marcelo打断了他和Iker的对话。Marcelo将手机递给他,“快告诉我,我的眼睛没有出问题。”

Sergio看了一眼照片,开始大笑,他夸张地捂着肚子笑倒在地上, “天哪!”他真的笑出了眼泪,“这还真是般配呐!”

Ike看了看快笑死在地上的Sergio,狐疑地跑了过来。而Cris和Marcelo还傻傻地站在哪儿,他不知道什么能令大家产生这样激烈的反应。他捡起Sergio笑趴前丢下的手机,看了一眼。说实话,Iker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一切真是……真是太令人震撼了

 “你们会记得回来吧。”在Iker看完一张James和Toni的接吻照后,他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当Iker看到这张照片时,他惊得屏住了呼吸:两个半裸的年轻队友在床上拥吻着……Iker不想知道更多的细节。他现在知道他的队友竟然在……Iker感到他的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对这名西班牙皇马双料队长来说,今天简直就是场噩梦。

“快点去继续训练吧。”Iker无力地说道。而另一边依旧传来Sergio断断续续的笑声,他真的快要笑要断气了。

而此时此刻,在马德里的某处地方,James和Toni正一同窝在被窝中,大笑着看着队友们的各种反应。

“我想我们做了一件‘好事’呢。”德国人低声对James说道,然后他坏坏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压倒了哥伦比亚人。而这一切,只是他们两个美好“病假”的开端呢。

评论(18)
热度(54)
© FIONA | Powered by LOFTER